前陣子與同學聊天時曾提到,「年紀大了,只剩失憶與回憶」,若兩憶是老的象徵,我寧可選擇回憶多過於失憶,「失憶」不論是長久性或短暫性,失憶起來可真要命,總感覺像是第一次看到、聽到似的,以狐疑的口吻問著:「有嗎?真的嗎?我怎麼沒印象」,這時對方即投以「妳廉頗老矣囉」。

「回憶」代表走過的歲月,即使是老的象徵也樂於其中,隨著年齡漸增,我喜歡用文字敘述生活,用照片紀錄回憶,以文字敘述生活上的點點滴滴,及心靈深處不同的心情,以照片紀錄那美麗卻隨即消逝、轉瞬的景物,在按下快門瞬間將之化為真實的存在,張張照片細述著一小故事、一段回憶。

今天,同事Joe拿來他上個月去日本琉球時所拍的照片,見他訴說著旅行中那充滿回憶、感動與心裡的悸動,讓我有股衝動想一遊日本琉球,他細述著每張照片拍照當下的主題,他對著其中一張照片說:
Joe:「妳知道,我拍這張照片的主題是什麼嗎」。
Amy:「你一定不是拍那道光,是照那魚吧」。
Joe:「我要拍鯊魚游過來的近距離照片,結果我按快門時牠游走了」。
Amy:「原來是鯊魚的錯,那這張照片該下個註記」。
Joe:「是寫:該死的鯊魚,害我來不及按快門」。
Amy:「應該寫:該死的鯊魚,游太快」。

在照片上憑著第一印象寫下註記,是不相信自己的記憶,爾後再看照片除了回憶外,照片上的註記或許會讓你大笑很久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