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姨!好久不見」這是烜烜昨天晚上回來見到我的第一句話,已有兩個月未回來的他,見面除了打招呼以外,少不了抱抱,一把抱起他感覺比以前更重,一早起來,外面依舊雨下不停,想帶他出門又不方便,讓他待家裡又豈能靜的了,只好等雨小一些再出門。

烜烜吃完早餐即與大弟在房間下圍棋,倆人大戰數回後,烜烜跑出來告狀:「姨,舅舅懶皮,每次圍棋下到一半,就把棋弄的亂七八糟」,大弟笑說烜烜每盤棋都贏,我原以為是大弟故意讓他、盤盤輸他,結果大弟鄭重的說:「他很厲害,我是真的下輸他」,這小子平常在家跟他爸爸下棋,下圍棋是想讓他靜下來,最後,竟無師自通盤盤皆贏。

十點多雨勢稍小些,大弟一句:「走,我們去金瓜石黃金博物館」,樂的烜烜四處找襪子穿,這已是近期第三次造訪金瓜石,前兩次去金瓜石都下雨,今天也不例外,雨勢甚至比前兩次更大,本想打道回府,但烜烜嘟嚷著說:「臭妹ㄚ有去過,只有我沒有去過,不公平」,就為了這句不公平,三位大人陪他在雨中逛黃金博物館。

因為雨勢大些,黃金博物館內遊客並不多,也因遊客不多,我們才得以進入餐廳內吃便當,礦工便當分兩種,一種是有便當盒子裝的,另一種沒有,我們點沒有便當盒裝的一份$150元,大弟嫌有點貴,至於菜色呢?除了排骨以外,其餘的菜都很下飯,而烜烜這小子一口氣吃掉三分之二的飯,剩餘的留給我,人家是吃飯配菜,我是吃菜配飯,這樣就吃完了?烜烜還吃下一份$60元的炸薯條。
 

烜烜吃飽飯有力氣,直嚷著繼續往山上走,大弟與媽媽在美食區等我們,我與烜烜各自撐一把傘往黃金博物館方向爬上階梯:
烜:「姨,黃金博物館裡面有黃金嗎」?
姨:「有啊,有很多黃金,還有一個很重的黃金磚塊」。
烜:「什麼是磚塊」?
姨:「就像我們現在踩在地上的這個就是磚塊」。
烜:「那我們現在走的樓梯也是黃金磚塊做的嗎」?
姨:「不是,磚塊有土色有紅色,但是黃金是金黃色的」。
烜:「那博物館裡的黃金有很大嗎」?
姨:「嗯,很大一塊,而且很重」。
烜:「我們可以把黃金搬回家嗎」?
姨:「如果你搬的動的話,就可以」。
烜:「那我要把黃金磚塊搬回家,給爸爸媽媽一個驚喜」。
姨:「黃金只給爸爸媽媽啊」。
烜:「當然還要給阿嬤、姨、還有舅舅啊」。(這還差不多)
結果,這小子看到黃金磚塊,單手伸進箱子內使出力氣,使力的這邊摸摸再轉往另一邊,黃金磚塊依舊穩如泰山動都不動,要是搬的動才真有問題,烜烜放棄黃金磚塊,轉往礦坑。
 

下雨天,礦坑內鮮少遊客入內參觀,只有不到十位遊客進去參觀,為了滿足烜烜的好奇心,只好陪他再進去礦坑一次,免的他又說我不公平沒帶他進去看,雨勢不斷且越下越大,外面下大雨礦坑內則是下小雨,雨水滴個沒停,滴滴答答的直滴落在頭上及地上,還好有戴礦工帽避雨,要不然在礦坑內怎麼撐傘。
 

礦坑內的感應式語音導覽內容,烜烜聽不懂,卻是對彎來又直去、忽高又忽低的坑道感到有趣,直問:「到底可以走到哪裡?出口有什麼啊」?就這樣走到出口看到臘像,他覺得礦坑太短了,走出礦坑出口,一陣陣風強雨大淋濕褲子,我倆慢慢走下山,烜烜直喊鞋子也濕了,就這樣我倆像落湯雞般的在車上,又是擦又是脫衣服的,一陣混亂後,我問烜烜:「以後下雨天還敢吵著要出來玩嗎」?烜烜回答:「還是可以出來玩啊,舅舅,等一下我們要去哪裡」?下雨天還想去哪裡,當然是回家洗澡。


回到家已是下午四點多,烜烜褲管全濕,趕緊幫他洗熱水澡,以為洗完熱水澡會想睡覺,他卻是一丁點睡意也沒有,直問明天還要去哪裡玩,這小子滿腦子就想往外跑,大弟一聲令下:「晚上把功課寫完再說」,已上小學一年級的他,寫功課時與幼稚園時期沒兩樣,一樣坐不住,我說:「烜,你這樣走來走去怎麼寫功課,要坐下來寫啊」,烜烜回答:「我在想怎麼寫,姨!我的功課可不是這麼簡單就可以很快寫完,我要先把難寫的寫完」。

我看了看他的作業,空白一大片,他一直停留在他所說難寫的造句部份,左想右想十幾分鐘都過去了,作業還是一片空白,告訴他:「會寫的要先寫,不太會寫的就留到最後寫,要不然你一直想造句怎麼寫,又想很久,會寫的都沒寫,那考試的時候來不及寫,會考零分耶」,他點點頭便坐下來寫,不到十分鐘即寫到最花他腦筋的造句部份,只聽見他問:
烜:「舅舅,"什麼"要怎麼造句」。
舅:「這個很簡單,你就寫:
   "為什麼我吃飯這麼慢"
   "為什麼我這麼皮"
   "為什麼我精神這麼好都不累"
   "為什麼我都不想睡覺"
   "為什麼我這麼帥"
   "為什麼我這麼挑食"
   "為什麼~"
烜:「不可以這樣寫啦,舅舅你都不會教,我去問姨」。

自從他上小學開始至今,小學一年級上半學期都快結束了,而我從未問過他成績如何或是功課好嗎?只問他喜歡上學嗎?他點頭回答:「很快樂」,我想這樣就夠了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