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晚上烜烜跟大弟睡,兩人直到晚上十一點半才就寢,而我呢!沒有烜烜睡在身邊全武行的轉,我可是一覺好眠直到天亮,今早起床與媽媽出門買菜去,至於一大一小兩個男生,在這麼冷的天氣又沒人吵的早晨,就讓他們倆睡到自然醒。

從市場買菜回家已近十點,烜烜與大弟剛吃完早餐回來,一進門烜烜即喊:「舅舅,我吃完早餐現在很有力氣了,我們來下圍棋」,還好不是找我下棋,大弟說我們不要下棋,我帶你出去玩,烜烜居然說不要去,從他表情就知道,他是怕我們帶他出去後,就直接送他回家,他不想太早回家,但明天要早起上學,還是得早點送他回家,晚上早點睡,以免隔天睡過頭上課遲到。

折騰好一會兒,烜烜終於自已穿好襪子、鞋子跟著一起出門,一上車直問要去哪裡?那裡好玩嗎?跟他說去十分寮看火車、放天燈,又繼續問放天燈怎麼放?完全忘了剛剛還在鬧脾氣不想出門的事,一路直問到目的地第一站「菁桐」。

連續兩星期走訪平溪線,天氣雖都是雨濛濛,但平溪線火車不因下雨而遊客減少,這回我想到遠處半山腰一處煤礦場改建而成的咖啡館,但烜烜說什麼也不願意從鐵軌上離開,直在鐵軌上來回走個不停,看他在鐵軌上來回的走,早已忘了回家一事,笑開顏的走走停停很開心,我想半山腰的咖啡廳就留待下回再看吧!


 

在菁桐吃過午餐後,略過平溪老街,我們直奔烜烜嚷個不停說要放天燈、走吊橋的「十分寮」,才走進十分老街,遠處即聽到火車鳴笛聲,這是烜烜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火車從眼前駛過,他可是看的目不轉睛。

看完火車接下來要做什麼?上星期來十分寮就說過,若是帶烜烜來肯定要花一佰元放天燈,這回再來鐵定要放天燈才能滿足他,大弟要我選天燈的顏色,我選擇橘色,烜烜這小子居然捨棄原本喜歡的橘色改要藍色,我倆在顏色上你一句我一句,最後由大弟決定橘色。

在十分寮寫天燈,不須再意別人看你寫什麼,或是字寫的好不好看,因為大家都專心在天燈上寫下自己的願望,無瑕看別人寫什麼,而第一次拿毛筆的烜烜,看著天燈不知道要寫什麼,舅舅叫他寫新年快樂,他才拿起毛筆以注音寫上,接著兩人在天燈上畫畫,畫火車畫到手指頭沾上黑墨汁。 

 

完成!天燈四面皆已寫上字及構圖,接著是放天燈的時刻,雖然雨依舊下個不停,但天燈點上火膨脹時,當雙手放開天燈緩緩上升時,烜烜鼓掌著說:「我們的天燈飛上天了」,天燈由近而遠的冉冉升空,越飄越遠直到看不見,而我們的期待與夢想直在心裡默許著。

突然,一連串鞭炮聲響起,一旁一個準備升空的天燈,尾巴綁著一串鞭炮,隨著天燈緩緩升空,炮聲也響連天,想不到現在放天燈還多了個新花樣,烜烜問:「姨!為什麼我們的天燈沒有爆炸聲」,比起炮聲隆隆的天燈,我還是比較喜歡靜靜的看著天燈升空。


後記:
離開十分寮後,欲帶烜烜回他家,在車上他開始一句話也不說,無論我怎麼逗弄他、搔他癢,他都無動於衷,不說也不笑,只是默默的流眼淚,這小子都上小學了,怎麼還是跟小時候一樣,每次從阿嬤家送他回家時,總是眼淚滴滴流,引來阿嬤不捨之心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