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是濕雨的天氣,去哪都濕答答,早上見雨勢稍停,陽光也稍稍露臉,騎車載媽媽去家樂福採買日用品,一個多小時後,走出家樂福,大雨直落,這一星期以來,雨都是這樣下下停停、時大時小,希望這雨能一解全台大缺水的情況。

春天,春暖花開令人舒適的季節,但又濕又雨的天氣,我那一年沒有燙的頭髮,自然捲早已開始作祟、毛毛的頭髮開始不聽話,每天面對難以整理的頭髮,讓心情更是悶,今天決定要把這一頭的亂髮給剪短。

將頭髮剪短擺脫煩悶感,才踏進家門,即聽見烜烜:「姨妳去哪裡?妳為什麼把頭髮剪短啊」?尾隨在我身後嘴巴說個沒停,就是要我陪他玩:
烜:「姨,妳會不會玩撲克牌」。
姨:「撲克牌?要玩哪一種」。
烜:「大老二妳會不會」。
姨:「不會」。
烜:「那撿紅點呢」。
姨:「也不會」。
烜:「姨,妳都不會玩撲克牌喔」。
姨:「那你會玩嗎」。
烜:「我會啊,我媽媽有教我玩大老二,不然我教妳好了」。

烜烜說了一堆,別說我聽不懂,就連他自己也似懂非懂,一陣講解後,烜烜一聲令下:「好,我們開始來玩大老二吧」,就這樣亂七八糟亂玩兩局後,阿嬤也加入戰局:
烜:「阿嬤,妳會不會玩」。
嬤:「你發牌給我,我就會玩」。
烜:「好,那我們始囉,阿嬤妳先放牌」。
嬤:「好,我放這張牌」。
烜:「不對啦,阿嬤妳要跟我放一樣的圖,然後數字要比我大才行」。
嬤:「那我換這張」。
烜:「不行啦,阿嬤妳這張還是沒有比我大,我教妳」。
(烜烜走到阿嬤身邊看牌,嬤孫兩人無視我的存在,居然研究起來)
嬤:「好啦~好啦,這個我知道(國語)怎麼玩(台語)」。

媽媽笑著說:「這個憨孫,包贏不包輸,那有人這樣玩啦,不是這樣撿牌啦」,雖然心存懷疑,還是配合烜烜玩,他怎麼說我們就怎麼放牌,媽媽笑著直嘀咕:「玩這種番仔牌,我一直輸(台語)」。

玩幾局後,我對烜烜說:「你都不讓阿嬤贏一下喔」,烜烜回答:「我也不知道怎麼都是我贏,好~好~好,我等一下讓阿嬤」,不論這牌局教的對與否、玩對或玩錯,在這悶悶的梅雨季節裡,不失為輕鬆片刻的好方法。

103020933.JPG   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