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停車位一位難求的台北市,最好的代步工具就是便捷的捷運,三年來,搭捷運上下班已是每天例行性的事,尖峰時段節節車廂擠滿人已是常景,幾個轉運站人潮擁擠川流不息也見怪不怪,要說車廂內擠的像沙丁魚,那停靠在較大的轉運站時,車廂就有如魚網卸魚般的"唰"的幾乎清空。

今天下班,在捷運忠孝復興站轉搭板南線,一大批人潮下車,接著又是一大批人潮上車,捷運行駛時,突然感覺有人對著我後腦說話,從玻璃窗中看到一男子,嘴裡唸唸有詞又一臉憤怒,是我怎麼了嗎?正想著自己是否有檔到他站立處時,剛好有一座位空出即順勢座下。

不小心與那男子四目相對刹那,哇啊!這人不知在氣什麼臉色很難看,偷偷從玻璃中看他,時而握緊拳頭,時而比出食指,嘴裡依舊唸唸有詞,感覺他像是一顆不定時炸彈,不知何時會爆發?還好,他在第三站下車,即解除我心裡的緊張。

在捷運板橋站下車,與老楊通電話時提及這件事,老楊說:「現在的年輕人工作壓力大又無處發洩時,就會啐啐唸算是發洩吧,不過妳還是要小心點,雖然妳長的不怎麼樣,但怎麼說妳也是個女的」,老楊所說的前兩句雖有同感,但這後兩句~~在他人聽來或許不悅耳,而我卻笑開懷,哈~~~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