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陣子天氣冷颼颼,常常兩三天好天氣,隔天接著寒流來襲,昨天晚上耶誕夜前夕更是冷,氣溫只有十度左右,晚上蜷縮在棉被裡許久,還是冷到無法入睡,直到今天一早起來,腰感到一股酸痛,無論是彎腰或是坐下,一股刺痛竄流,痛!

至菜市場回來後,腰部刺痛感並未改善,且更加劇痛,媽媽催促著要我看醫生,直想應該很快就會好,也就不想去醫院,冷冷的天氣蜷縮在棉被裡最是暖和,就怕窩在棉被裡便不想起床,坐在客廳愈坐愈是凍,起身提一桶水擦地板,腰還是痛到不行。

晚餐由媽媽下廚,因為腰痛,媽媽要我坐在客廳別進廚房瞎攪和,但一動也不動坐著就更感覺到一股冷空氣竄流,走進廚房將兩斤的豆芽菜拿到客廳,欲將豆芽菜去頭去尾只留白色的部份,也就是餐廳所說的銀芽。

記憶中,媽媽買回來的豆芽菜,都是清洗乾淨後,直接下鍋翻炒煮熟即盛盤,從未將豆芽菜一根根去頭去尾的挑,兩星期前的某天,媽媽坐在巷口與鄰居聊天,幾位阿桑看見媽媽手提一袋豆芽菜,便幫忙挑豆芽菜,媽媽訝異著說:「我第一次聽到豆芽菜也要挑」,媽媽雖是這麼說,但隨即加入挑豆芽菜行列,挑著挑著竟然想睡了。

今天興起,將豆芽菜一根根的挑,不停的重覆著同樣的動作,什麼事都不想,只專注於挑豆芽菜,讓原本一直轉一直轉的腦袋放空,心情也放鬆,原來挑豆芽菜是件令人放鬆的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