現在,睡覺已無法像以前一樣,同一睡姿到天亮,尤其是晚上,總是翻過來即又翻過去的左右側睡,倒不是睡姿百變的難以入眠,但側睡久了,隔天早上起來,手臂像是千斤重那般酸、麻、痛,睡的很不安穩。

今天凌晨兩點多,一個翻身向右,即感到一陣暈眩,再翻身向左,又是一陣暈眩,以為是地震起身欲坐起,一陣天旋地轉即又躺下,這從未有過的暈眩感,令我感到害怕,再次以雙手撐著坐起還是暈,忍著暈走到廚房喝杯水,不一會上吐下瀉、冷汗直冒,看著鏡中的自己臉色蒼白,我嚇著了。

大弟半夜起來,看到臉色蒼白的我,趕緊帶我去醫院掛急診,醫生問哪裡不舒服,我已全身無力的不知從何說起,只知上吐下瀉,無論是躺或坐皆暈眩的厲害,護士替我量血壓,醫生按壓我胃及腹部,診斷是急性腸胃炎,而暈眩感或許是血壓低引起,在手臂打兩針觀察半小即可,回家後已是凌晨五點。

大弟早上七點出門上班去,我向公司請假一天在家休息,但一通電話,下午兩點即又到公司處理事務,本想早點下班回家,這一忙又到下午五點半,從外面辦完事回到公司,陣陣香味撲鼻而來,同事 Eric 的晚餐麻油雞麵線引來食慾,這時才覺得自己餓了,卻不能吃油膩食物,而這麻油雞香味,似乎告知已到食補季節,冬天正悄悄來臨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