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鳴~啊~啊~啊」,電話那端傳來弟ㄚ嚎啕大哭聲。
「好啦!不要哭,姨休休,是阿母打你嗎」?不問還好,一問哭的更大聲。

最近,大妹在訓練弟ㄚ不包尿布,讓弟ㄚ學會說尿尿,直到第十天,弟ㄚ終於學會尿尿要說,但一專心於玩具,就不小心尿褲子,大妹未打他屁股,弟ㄚ自己先大哭,聰明的小子,先聲奪人這招還真少一頓罵挨。

而妹ㄚ,不安慰弟ㄚ也就算了,還火上加油,兩手插腰對著弟ㄚ說:「誰叫你,尿尿不說,讓阿母罵,我就不會,我會自己尿尿,在學校也會自己去尿尿」,壓根忘了自己,也曾經過一番訓練才學會自己尿尿。

這下弟ㄚ直接趴在地上,雙手掩面哭的更大聲,要說妹ㄚ沒義氣,倒也很有姐弟情,她蹲下來輕拍弟ㄚ的背說:「不要哭了,下次尿尿要記得說,就不會被阿母打,不要哭啦」,好似被虐待的對話,聽在阿嬤耳裡可了得,大妹少不了被媽媽唸罵一頓。

最近,妹ㄚ三天兩頭就打電話來跟我聊天,講她在學校的事,告訴我「禮拜十」帶阿嬤、舅舅一起去幼稚園看她表演,因為幼稚園哥哥、姐姐要畢業了,她跟同學要上台表演,我問妹ㄚ禮拜五之後是禮拜幾?妹ㄚ:「禮拜六、禮拜七、禮拜八、禮拜九、禮拜十.......」,數字念的好順,怎麼糾正都改不了。

再聽聽阿嬤與妹ㄚ的對話:
阿嬤:「妹ㄚ,阿嬤跟姨,今天去妳家吃飯,好不好」。
妹ㄚ:「我家沒有飯了,阿母煮剛剛好,沒有飯了」。
阿嬤:「不然去妳家睡覺」。
妹ㄚ:「枕頭不夠」。
阿嬤:「要不然,去妳家玩」。
妹ㄚ:「我家太小了,我要去阿嬤家玩,阿嬤家比較大」。
真不知,該說妹ㄚ小氣到了極點,還是說她目的就是想回來。


而好久沒回來的烜烜,電話那端傳來嚮亮又不時咳嗽的聲音:
烜:「姨,我已經有兩天沒去學校了」。
姨:「為什麼?學校放暑假了嗎」?
烜:「不是放暑假,是因為我感冒,所以沒去學校,不過我今天已經上學了」。
姨:「感冒好了沒,還是一直咳嗽嗎」?
烜:「已經好了,而且我現在吃飯很快喔」。
姨:「真的啊,那你現在幾公斤」?
烜:「我現在有22公斤,媽媽說我肚子長肉了」。
姨:「22公斤?你現在上小學一年級,又長高很多,22公斤還是沒有很重啊」。
烜:「可是,我頭有十公斤,身體有十二公斤」。
姨:「原來是你那顆大頭太重,所以身上都不長肉囉」。
烜:「才不是,是我身上的肉都跑到舅舅身上去了」。
 

三個小傢伙,好像說好似的輪番打電話來,烜烜更是一講就是一個多小時,說什麼也不願意掛電話,這幾天,晚上好入眠,就怕夢裡繼續與這三個小傢伙話不停......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