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飯後,客廳傳來妹ㄚ視訊聲音:「舅舅,你們今天去哪裡?我今天都沒有出去」, 言下之意是要舅舅帶她出去走走,但都晚上了,還能去哪裡?「舅舅帶妳去看螢火蟲」,視訊裡隨即傳來歡呼聲:「耶~~我要看螢火蟲,我最喜歡看螢火蟲了~~」。

晚上七點半往石碇方向前去,一路上微風徐徐吹來,很少在晚上出門的妹ㄚ、弟ㄚ,一路上吱吱喳喳說個不停,話直說到石碇還停不了,下車後,先讓兩個小傢伙吃飽喝足,再順著溪流邊的木棧道往停車場方向走去。


石碇停車場在斜坡上,往上走一小小段山坡,就促足在山路邊往草叢裡直看,今晚草叢裡沒有很多一閃一閃的螢火蟲,只見這邊一隻、兩隻、三隻,那邊也兩三隻,不像上回來時,草叢裡到處都有螢火蟲閃個不停,媽媽:「現在這時間,火金姑都休息睡覺了」。
 

在石碇山區沒看到滿山一閃一閃的螢火蟲,回程經過深坑老街,順路帶妹ㄚ、弟ㄚ去吃臭豆腐,整修過的深坑老街,燈光明亮一股新意,晚上遊客不多,有些店家也已關門,吃完臭豆腐、買生臭豆腐後,弟ㄚ居然哭著說:「黑黑,我怕,我要回家」,夜漸深,想回家了。


回途車上,妹ㄚ依舊講個沒停:
我問:「妹ㄚ,今天晚上好玩嗎」?
妹ㄚ:「好玩,我看到好多火金姑」。
我回:「只有五六隻螢火蟲,哪有很多,阿嬤以前抓的才多」。
妹ㄚ:「阿嬤,妳有抓過火金姑喔!牠長什麼樣子」?
阿嬤:「對啊,以前火金姑很多,都抓起來放在玻璃罐裡」。
妹ㄚ:「阿嬤,現在那個罐子放在哪裡」?
我回:「放在阿嬤的床底下啦」。
妹ㄚ:「真的嗎,阿嬤床底下還有火金姑嗎?,我要看」。
阿嬤:「沒有了啦,那是以前囝仔時,抓起來放在罐子裡,把房門關上,火金姑
    就在房間內,到處飛,隔天火金姑就不亮了」。
妹ㄚ:「那現在可以抓火金姑嗎」?
舅舅:「不行,現在螢火蟲是保育類,不可以抓,要留給別人看」。
妹ㄚ:「什麼是保育類?我想看火金姑長什麼樣子」?
弟ㄚ:「火金姑,我要看火金姑,可是我怕黑......」。
 

連著幾天下雨,雨後的晚上天氣微涼,促足在山區斜坡上,沒看見滿山滿谷的螢火蟲,卻引來妹ㄚ對螢火蟲的好奇心,也讓媽媽憶起囝仔時,唯獨弟ㄚ直說:我怕黑......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m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